<i id='aj42m'></i>

      <ins id='aj42m'></ins>

      <dl id='aj42m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aj42m'><strong id='aj42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span id='aj42m'></span>
      <fieldset id='aj42m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aj42m'><div id='aj42m'><ins id='aj42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aj42m'><strong id='aj42m'></strong><small id='aj42m'></small><button id='aj42m'></button><li id='aj42m'><noscript id='aj42m'><big id='aj42m'></big><dt id='aj42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j42m'><table id='aj42m'><blockquote id='aj42m'><tbody id='aj42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j42m'></u><kbd id='aj42m'><kbd id='aj42m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aj42m'><em id='aj42m'></em><td id='aj42m'><div id='aj42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j42m'><big id='aj42m'><big id='aj42m'></big><legend id='aj42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他斥資三百萬,買瞭個菲律賓新娘,女方死活不肯圓房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最近還有一部日本新片,關註的同樣是跨國買賣婚姻的問題——《親愛的艾琳》。

          雖然題材有點類似,但本片是根據漫畫改編,所以畫風要顯得輕松一些。

          片中的主角宍戶巖男,是個42歲的單身廢宅,性格老實本分,活得像條咸魚。

          白天,他在遊戲機彈子房打工,飽受寂寞女上司的性騷擾;

          到瞭晚上,由於沒錢沒房沒老婆,他隻能跟爸媽擠在鄉下老宅。

          這直接導致他每次想“自娛自樂”搞點小動作,都得提防被隔壁二老聽到,日子過得十分憋屈。

          但令巖男沒想到的是,盡管他行事低調,一切仍未逃過母親的眼睛。

          說起來,他的母親阿鶴也是個極品。

          出於極端的母愛和占有欲,她不僅在墻上鉆洞,視奸兒子的生活動態;還經常借打掃房間的名義,從垃圾私物中搜查蛛絲馬跡。

          結果有天,她一查就查出瞭個大瓜——

          巖男的暗戀對象女同事吉岡,最近異常主動,又是約飯又是送禮,撩得巖男春心萌動。

          但這個吉岡是個表裡不一的女人,外表清純賢惠,私下卻亂搞男女關系。

          她不僅睡過好幾個男同事,對待巖男也是玩玩而已的態度。

          聽到男主的真情告白後,她毫不猶豫就拒絕瞭他。

          更讓母親無法接受的是,吉岡離過婚帶著孩子,前夫還在監獄裡……這樣的女人,根本不符合她的擇媳要求。

          於是,阿鶴與兒子爆發瞭一場爭吵,吵到巖男連夜離傢出走。

          一時間,對感情心灰意冷的巖男,決定從哪跌倒就在哪爬起來,即使得不到愛情,他也可以先找個人結婚。

          那麼問題來瞭,哪兒能找到願意和他閃婚的女人呢? 答案就是“跨國婚姻介紹所”。

          巖男說幹就幹,豪擲中介費三百萬日元,決定去菲律賓迎(選)娶(購)一位新娘。

          不過想也知道,這事兒並沒有聽起來那麼容易。

          一開始,來相親的姑娘要麼不忍直視,要麼漫天要價,巖男原地崩潰到自暴自棄,最後隨便選瞭個叫艾琳的妹紙。

          到瞭見傢長環節,準丈母娘又瘋狂哭窮,要求巖男在娶走艾琳後,出錢扶養她的弟弟。

          等到好不容易婚事辦完瞭,新婚妻子卻死活不肯圓房。

          考慮到強扭的瓜不甜,巖男隻好先帶艾琳回國,再想法跟她培養感情。

         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,巖男剛攜嬌妻返回日本,就趕上父親去世、傢裡辦葬禮。

          原本就掌控欲爆表的母親,看到兒子擅自領回菲律賓老婆,直接化悲痛為憤怒,當場上演瞭婆媳撕X大戰。

          顯而易見,這場跨國買賣婚姻,並不如想象中順利——

          一方面,母親看不上菲律賓兒媳,倆人溝通起來又是雞同鴨講,分分鐘矛盾爆發,根本過不到一塊去。

          於是阿鶴各種找人介紹相親對象,還趁著艾琳外出時,把姑娘領到傢裡和兒子尬聊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盡管艾琳努力學日語,但由於缺乏感情基礎,夫妻關系始終沒有進一步發展。

          而迫不及待的巖男,隻好想方設法說服艾琳,結果事沒辦成不說,還落下瞭一身傷。

          看到這,我們也不難發現影片的漫改屬性。

          片中所展現的相親方式,在現實中已經算是跨國買賣婚姻的“正規渠道”——

          那些待嫁的“菲律賓新娘”,大多會事先住進婚介所,一邊學外語,一邊等待著被安排。

          而走“非正規途徑”的新娘們,面臨的命運則更加悲慘。

          她們要麼靠偷渡遠嫁,在異國他鄉沒有合法身份,權益得不到保障,連孩子的戶口也成問題;

          要麼落入不法分子的圈套,被賣到更貧困的地區,或淪為性奴被迫賣淫,連死亡都可能無聲無息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花錢購買婚姻的男人們,也並非高枕無憂。

          我們就經常能在媒體上,看到各種關於“越南新娘”的新聞。

          比如,有的新娘一見夫傢貧困,沒多久就卷走財物逃跑;還有人為瞭販賣兒子賺錢,不惜親手殺死丈夫和婆婆……

          這些事例看似聳人聽聞,但基於買賣的婚姻關系,又何來忠誠與愛情可言呢?

          說回《親愛的艾琳》,片中的艾琳雖然沒有逃跑,但她卻一不小心被黑社會鹽崎給盯上瞭。

          巧的是,鹽崎的母親也是個菲律賓新娘,而且在懷孕時被父親始亂終棄。

          這樣的經歷,讓他對跨國買賣婚姻抱有怨恨,決定拆散艾琳和巖男。

          他先是與阿鶴聯手,趁巖男外出時,上門強行擄走艾琳。

          但沒想到,巖男提前回傢,正好撞破瞭這一幕。他沖動之下,直接拿槍殺死瞭鹽崎。

          這場命案,瞬間讓劇情急轉直下。

          黑社會展開瞭對巖男的報復,又是派人威脅恐嚇,又是到處散播他是殺人犯的消息。

          而一向膽小怕事的巖男,在受到這番驚嚇後,從此性情大變。

          他對艾琳失去耐心,不僅當晚就強暴瞭她,而且從此不再考慮對方感受,隨心所欲地拿她當泄欲工具。

          同時,為瞭掩飾內心的恐懼,巖男還不斷找其他女人來發泄獸欲。

          他不僅跑去風俗店花錢嫖娼,糾纏女同事吉岡,強行與她發生關系,連跟相親對象在戶外見面時,他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,沖上去騷擾人傢。

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,艾琳對巖男的出軌忍無可忍,終於提出離婚並決定返回菲律賓。

          痛苦的巖男跑去買醉消愁,結果一時失足跌下山坡,最後被凍死在瞭深夜雪地裡。

          至此,這場跨國買賣婚姻,終於畫上瞭悲劇的句號。

          雖然影片圍繞著一段買賣婚姻展開,但事實上,它展示瞭日本國內諸如職場性騷擾、少子高齡化、物化女性、外籍新娘買賣等各種社會亂象。

          而且這些問題並非獨立存在,而是會相互影響,久而久之更會形成惡性循環——

          比如,正因為巖男是傢中獨子,所以母親才對其百般溺愛。但母親的掌控欲與畸形教育,又導致瞭他的軟弱無能和人格不健全,活到中年一事無成,更不要提娶妻生子。

          比如,吉岡被指責“亂搞男女關系”,其實她是遭受瞭職場性騷擾,無力反抗。但這段受害經歷,反而成為瞭她遭受“蕩婦羞辱”的理由,使她內心備受摧殘,隨後真的墮落瞭下去。

          還比如,如果沒有買賣婚姻的產業存在,鹽崎母親的悲劇就不會發生,那麼他也不會憎恨巖男,進而導致接下來的命案。

          而片中的故事發展到最後,我們會發現每個人都活在瞭一個悲劇當中。這就會讓人心生感慨,並隨之開始思考——我們的社會出瞭什麼問題?

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不論這個問題的答案為何,我們都不要忘瞭,社會是由個體組成的,社會發展的方向,其實就與每個人的選擇緊密相關。

          就像若澤·薩拉馬戈在《失明漫遊癥》中寫到的,“如果我們不能完全像正常人一樣生活,那麼至少應當盡一切努力不要像動物一樣生活。” 當我們開始思考並質疑社會出瞭問題時,不如從反思自己做得如何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