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q7ce'><strong id='q7ce'></strong><small id='q7ce'></small><button id='q7ce'></button><li id='q7ce'><noscript id='q7ce'><big id='q7ce'></big><dt id='q7c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7ce'><table id='q7ce'><blockquote id='q7ce'><tbody id='q7c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7ce'></u><kbd id='q7ce'><kbd id='q7ce'></kbd></kbd>
      <span id='q7ce'></span>
      <acronym id='q7ce'><em id='q7ce'></em><td id='q7ce'><div id='q7c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7ce'><big id='q7ce'><big id='q7ce'></big><legend id='q7c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q7ce'></i>
      1. <ins id='q7ce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q7ce'><strong id='q7ce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i id='q7ce'><div id='q7ce'><ins id='q7ce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q7ce'></dl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q7ce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段奕宏:為戲為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8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的眼睛像是一條不見底的隧道,因為太深邃,而不可久視,就像他去體驗過的那條深不見底的礦道,坐著礦車不停地往下,不停地往下,到瞭負一千多米,繼續往下……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為新戲《引爆者》的拍攝,提前做瞭功課,用一周時間下礦井,與70後、90後的礦工們同吃同工作,感受他們的生活軌跡,這也是他第一次下到礦井裡,“地獄般深的感覺,那種感覺就是怕得要死,下礦之前肯定想去上廁所,想撒尿,下礦井之後就不想瞭,就感覺尿都沒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影片中,段奕宏飾演礦山炮工趙旭東,一次爆破中引發瞭礦難,死裡逃生的趙旭東心生疑竇開始進行調查,卻陷入瞭礦主、商會老板等利益集團的漩渦之中,遭遇到瞭殺手的追殺和警察的追捕……《引爆者》想說的不單單是犯罪,更著墨在人性的探討層面,每一個人都有良知和懦弱的纏鬥的煎熬,面對選擇也不單隻有對和錯這兩種絕對的屬性。

              演什麼角色就要去體驗一下這個角色的生活,這樣聽起來,透著一股子初執筆寫字的孩子般、一撇一捺的認真勁兒。楊瀾曾經采訪過段奕宏,問到:為什麼會用這種笨方法去體會一個角色?段奕宏的回答是:我反而覺得這是一種最聰明的方法。“我想知道那些工人們,環境那麼艱苦,得到的薪水也不是很高,為什麼還願意繼續在這兒?這是一種什麼心理?他們的工作對死亡對生活,有什麼樣的看法?每個人都有很多不一樣,但是有共性的,對我來說,個性不難找,而一個群體共性的方面,其實是需要花時間,去探索去瞭解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自己原本就對要詮釋的角色充滿好奇,“我是演員,我必須要去體驗,就像我剛才所說的,礦工對死亡的意識,編劇肯定是沒有去體驗過生活的,那我必須去,按理說編劇也要體驗的,不然可能隻有一些故事情節,一些漂亮的噱頭……現在極少部分電影,是真的講生活的,試想戲裡一個礦工在耍酷,那根本就不是一個礦工瞭!電影也需要時間打磨,但是人人都在掙快錢,哪有時間去打磨?”

              每一個角色對段奕宏來說都像是一場戰鬥,而他所能做的就是在開戰前,磨好自己的利刃,但又拿捏得當,遊走角色之中,舉重若輕。於段奕宏而言,對角色的再現是最基本的層次,而他想做的是提升劇本,要創造點什麼,所以他的體驗像是利刃的磨刀石,段奕宏得到瞭好奇的答案,我們靜候答案揭曉。

              近幾年,段奕宏在犯罪類電影中出乎意料地高產,《烈日灼心》、《記憶大師》,一樣都是警察角色,段奕宏卻演出瞭不同的味道,不過有一段時間,他也曾怕去演一些重復的角色,“之前有一個階段,也挺怕重復的,但那個重復,是我自己還沒有細致地把它分化,相同的職業都是警察,一千個警察可以有一千種不一樣的演法,隻不過我那時候沒能力把它細分,其實說白瞭是一種回避,這種回避是不敢去觸碰一種相同的角色。因為同類的角色,更要求細化,用現在的話說,是要有不一樣的人設。”

              除瞭角色本身,段奕宏也更多關註電影的題材,由此來體會一部電影的氣質,“所謂電影的氣質,其實,也是一種人物的節奏,人物節奏也就是電影節奏,也就是講故事的節奏。要尊重電影節奏,要去尋找每一部電影的氣質,可能有些導演,不知道自己的電影氣質是怎樣的,邊拍邊找,這個勢必對演員和導演來說都是有風險的,反之如果導演前期工作做得很紮實,心中就會有電影氣質的雛形瞭,要做的隻是把這種氣質表達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比如陳正道導演的《記憶大師》中,段奕宏飾演老牌警官沈漢強,他深得警局上下信任,但卻又背負沉重的童年陰影,成為殺人的劊子手,“他是不同於《烈日灼心》裡的伊谷春的,沈漢強比較貼近地氣,是比較寫實的,這裡面就有一種束縛,而束縛就是電影講故事的方式。”在《記憶大師》裡,警官沈漢強其實是最後的大BOSS,段奕宏給自己一個要求,在順看的時候,絕對不能讓人看出來一絲破綻,不能讓別人猜出來,但當觀眾倒回來思考時,會覺得:哦,原來是在這樣的,都鋪墊好瞭的,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從影片最後的呈現來看,也可能會有個問題,“導演在之前把這個人藏得太深,觀眾可能不太情願去接受他的反轉,是導演太想把這個人藏起來瞭,他自己也在修正和思考這些問題,但是我覺得作為導演,他這樣的堅持,都是為瞭更好的作品呈現,他的努力我非常欣賞,導演和演員一樣,也是需要一部戲、一部戲地累積下來成長。”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其實特別怕別人說:老段你在這部戲裡演的真好,演得……“我也要面對自己的問題,正視自己出現的問題,在這部戲裡出瞭問題,那麼下一部戲裡,我會慢慢修正這個問題,這是一個長遠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起《烈日灼心》,這部斬獲“三黃蛋”影帝的電影裡,段奕宏為瞭演好刑警伊谷春,依然是特地到廈門地方派出所體驗生活21天,期間段奕宏每天和鄧超穿著警服出入酒店,不知道的人還誤以為酒店出瞭什麼事情。影片結束,讓人不由得感到沮喪,胸口被悶住,像有人掄圓瞭胳膊,結結實實往胸口砸瞭一拳,正午的陽光,到達瞭一天中太陽高度角的頂峰值,一種蜇蜇辣辣的痛感,從脖頸開始蔓延,慢慢攻占瞭每個細胞,把不安和焦灼灌進每一塊皮膚的紋路裡。烈日灼心,是對警察伊谷春,是對辛小豐三兄弟,也是對每個看到電影的觀眾——因為清白的太陽會知道一切、會記得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近幾年經常出人意料地,跟許多新人導演合作,對於這樣一個在演藝圈有口皆碑,穩操一副好牌的演員,與新人導演合作,似乎不太像一個安全的打法,限制於年齡和經驗,新人導演平添出一些風險來,但是段奕宏確實這麼想的:“我看重的是年輕導演們對生活對創作的熱情,那種掙紮感,顯示在追求理想行進中的那種擰巴感,會讓新導演去承受一些創作的困難,我覺得這種東西可能會出活兒。我覺得有那麼一段時間,跟著一幫追求電影夢想的年輕人,那種怦然心動的澎湃感,我是需要的。我怕自己在這行裡,路走得久瞭,人就麻痹瞭,我喜歡這種新鮮的血液,這種怦然心動。”

              有很多合作過的編劇或者導演都會說老段“難搞”,但其實就是比較較真兒,接一部戲,就一定會對這部戲負責,也許不是每一部戲都深思熟慮過,也許就是一時任性,也許有時候段奕宏接受一個劇本,是從拒絕開始,但隻要上瞭這“賊船”,段奕宏就會堅持到底。

              最近剛拍完的新電影《暴雪將至》裡,連拍瞭10天左右的雨戲,“冷天下大雨,拍一條,停下來擦幹看回放,再拍再看回放,我X,那真的是……”,這麼說著,段奕宏還是毫無理由完全投入拍戲,拍完這部戲,他的腦部神經半邊一度出現狀況……“看著好像經過深思熟慮,知道自己想做什麼,但其實到最後就是一種瘋狂的勁兒,讓我任性地選擇。周圍人都問為什麼敢接受這樣的一個戲?對未來的風險系數特別大,沒有必要冒險,但最後改變我和他們的,還是新導演對生活、對未來、對夢想的一股瘋狂勁兒,其實我需要這樣的東西,我們彼此給予養分。”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在中央戲劇學院讀書的時候,學校的校長和老師們都給過他很多“能量”,這種能量曾給過他很多堅持的勇氣,“你的光與熱、你的能量、你的做事創作態度,一定能夠影響到劇組的人,是到瞭給別人溫暖和能量的時候,當我有這個能力,我也有責任去給別人,營造一個健康的創作氛圍,願意給人溫暖。”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出生在新疆伊犁,那是個很美很美的地方,俗有“塞上小江南”之稱,“它有江南的、瑞士的那種美,小的精巧的雋秀,又有一種氣勢磅礴的美,氣候很好,最熱的時候也不會讓人感到難受,晚上睡覺還能蓋個小被子……我傢就住在伊犁河谷邊兒上。”說起這些,段奕宏眼神都活躍起來,仿佛是一下子回到瞭他記憶中的伊犁,兒時的新疆。

              高二那年,段奕宏19歲,一個人到北京考中戲,這是他第一次出遠門,第一次出新疆,第一次出伊犁,“我們那個時候,24小時,一輛去烏魯木齊的車,還不是現在的班車,是拉木頭的大卡車,每年去還要出果子溝,隻記得那條路很窄很窄……到烏魯木齊倒車去北京,火車硬座78小時……太恐怖瞭,後來那幾次考,也全是自己沒有人陪,自己找地兒住,自己啃饅頭,自己看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中戲段奕宏考瞭三次才如願,年輕就是有一股拼勁兒,誰也不知道以後會怎樣,但就是任性,“如果今天我不是這樣,所有人都會說傻瞭吧,浪費時間,讓你他媽瘋,不自量力,你是這碗飯的料嗎?肯定會這樣說……但是即便不這樣的話,我也不後悔,年輕就要折騰,我覺得這種折騰不僅僅是失敗,而是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承受力,和對自己的一種瞭解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種拼勁兒像極瞭段奕宏最愛的角色“黑娃”,其實早在2005年王全安導演籌備《白鹿原》這部戲的時候就聯系過段奕宏,當時給他的角色是黑娃,但是段奕宏拒絕瞭,“因為我從心裡面覺得打鼓,我覺得我承受不瞭,我呈現不瞭精彩的黑娃,那時候我剛畢業,有一種特別強烈的不自信,對我特別喜愛的小說裡的人物,我怕會毀瞭他,我承受不瞭這種罵名”,後來電影也暫時擱淺,五年後,王全安導演再次找到段奕宏給瞭他兩個角色,一個是白孝文,另一個是鹿兆鵬,“那就不演瞭,因為我覺得,這時候我能演得瞭黑娃瞭,心裡有種自信,確實能夠詮釋好這個角色,你讓我到組裡看著別人演黑娃,我覺得會影響我的心態,哈哈哈哈,所以我就狠狠地拒絕,當時我身邊的人也覺得我很任性,覺得你能演個角色都不錯瞭,還挑黑娃兒,但是好像命運是註定的,兩個月之後,黑娃又轉到瞭我手裡。”

              黑娃身上有一種原始的野獸之美,他骨子裡有一種反叛的東西,一種沖動、一種熱血,但這種熱血來自於哪兒,黑娃他不知道,他對階級對世道都不清楚,但就是一種血氣方剛,就是一種蠻勁兒,這種蠻勁兒,通過這個人物,作者陳忠實老師是有寓意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能更多的觀眾是通過2006年的《士兵突擊》認識瞭老A、認識瞭袁朗,認識瞭段奕宏,這一年段奕宏已經33歲瞭,此前的段奕宏一直馬不停蹄,似乎都不及這一年來得紅透半邊天,但是關於這一點,段奕宏早就把自己捋順瞭,“沒有《士兵突擊》我一樣自在,無論生在什麼時代,要保持一種自在,我也曾有過很在意外界聲音的時候,當然現在有時候也會關註點,但是已經走出瞭之前那種沒戲拍、沒人給我機會、懷才不遇的狀態,邏輯是這樣的:自己要先做得足夠優秀,先武裝自己的內心,由內而外。我在大學裡坐瞭四年的冷板凳,但是冷板凳不能白坐,就像候補隊員一樣,今天這場沒被派上場,難道不練瞭麼?當然不,今天在場上坐冷板凳子,不努力的話就要回傢坐冷板凳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說自己不是那種很聰明的演員,每個角色於他而言都是量的積累,而他隻能拼命演好每個角色。段奕宏曾因在電影《西風烈》中拍攝非常危險的鏡頭,被母親責備,“老太太是在電影院裡,攥著座椅的扶手看完的,其實我在想,但凡有能夠不費勁,創作出比較理想的作品,我也不會去選擇拼命的、難搞的、吃苦的方式,但是不行的,骨子裡的東西放在這兒,答應瞭這件事情,我就有一種責任”,當真是為戲為奴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到現在還是喜歡仍在路上的感覺,對於我的成長來說,每一個角色,都讓我多磕多碰,多跌跤,行之路遠,砥礪前行,仍在路上,我覺得這樣,可能讓我更有空間地去感知到和認識到不同的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演戲一等一敬業的段奕宏,私下裡卻不會提起表演,甚至是盡量回避談戲。他說起當下熱門的電視劇頭頭是道,卻不追劇,喜歡看頭條新聞,但不喜歡娛樂版,喜歡看中印關系,關心西南戰區緊張局勢,喜歡社會新聞,瞭解國外都發生瞭些什麼……“我生活中很少去聊戲,逮一個人去聊表演?那太累瞭!生活中,我還是享受置身故事之外的空間,工作不能占有我的全部。”

              到現在,段奕宏說自己還是有時接到角色,擔心自己會hold不住,但是他也喜歡這種感覺,會逼著他去找到hold住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段奕宏依然享受詮釋每個角色的過程,“通常演完之後,我會努力把角色忘掉,然而忘不掉,那麼我想留下的是我在這個電影裡面所收獲的,那麼一點點感觸,對生活的、對生存的、對環境的,對人與人之間的,我喜歡收獲這種感觸,這些最後於我留得住的東西,不單是一個簡單的結果可以帶來的。”